翩翩玄鹤舞幽幽高士心

南宋大画家马远所绘《高士携鹤图》

图片 1

利伯维尔美术大学 刘金库教授南陈大书法家马远所绘《高士携鹤图》,水墨绢本,画後落款‘马远’,与其‘臣’字款文章分歧,为南齐画院外非任务作品,并不是为奉旨进御之作,而是其业余时间挥毫随性之作。故款署‘马远’,而非‘臣马远’。
马远,字遥父,号钦山,原籍青汉水中,後迁居彭城,是古时候光宗、宁宗、理宗时代的画院待诏,人物、山水、花鸟皆精。他出身於美术世家,前後五代人都为画院待诏。他初承家学,後学李唐,自出心意,追求高古苍劲的画风。用墨方面,焦墨与水墨并用,树石多以焦墨勾勒,枝叶多用水墨披拂,虽不作层层渲染,但极富浓淡档次变化,远近明显。山石多用大斧劈皴,方硬严整,气势驰骋,
进一步突破了五代清朝来讲细润笔调,产生其特殊的风光画风。
明清、后梁之交,李唐独运匠心,山水绘画界时风大变,但马上李唐已达77周岁高寿,所以的确拉动‘水墨刚劲派’发展的,依旧马远、夏圭。马远在世襲前人成功功底上更是开掘山水中的诗情与感人力量,着意形象的加工提炼,重视章法剪裁与主管。他的构图被叫作‘马一角’,产生他独有的‘角隅’山水的意象,若未有高超的门槛和深邃的学养,是达不到此种境界的。
本作是马远‘边角山水’之代表作,他以精练的笔法和精美的诗画意境成功表现了山间景观,笔法酷爽,意境深邃。文章构图精巧,地方经营独到而臻十二万分。树木、远山聚集绘於画幅左边,以淡墨皴染的山道渐次虚淡。近处的高士持杖远眺,人物衣纹或是兰叶描、或是钉头鼠尾描,线条劲直,或如刀砍竹,或行笔略有颤掣,人物本人怡然恬适的神气已经活跃。画幅侧面大批量留白,虚渺空灵。另有三只丹顶鹤转头回望,与林和靖相响应,款款深情,意蕴无穷,给观众以无限遐想。
图中的人物,其画法与马远的《西园雅集图卷》(美国Nelson-艾金Sven物馆内藏品卡塔尔中携杖的人员画法一致,只是画得越发自在自然,行云流水,野逸高洁的人选形像声情并茂。
白鹤的画法,接受写神的画法,笔到意足。洗练而传神,为马远少见的飞禽画法。
有读书人感到,图中构图是以西晋画院所在地点‘柳浪闻莺’,即太湖十景第五景(图六、七卡塔尔国命名的。‘柳浪闻莺’是东晋人取的名字,西魏时只有‘柳浪亭’,即东晋画院的前院。马远取其柳浪为背景,右侧画林和靖来自况,参与‘林和靖款鹤’的好玩的事,融为一炉,以声明本人的‘鱼米之乡之思’,‘山林野逸’之想,所以此图别名‘柳浪款鹤图’。
西汉画院的前院‘柳浪亭’在马远画中冒出过,即在马远的《西园雅集图卷》(美利哥Nelson-艾金斯博物院藏卡塔尔国图中冒出过二次。《西园雅集图》(图三卡塔尔是进御之作,画得谨细而次序分明,而此作中垂柳画得自在自然通畅,人物乐趣尤其活泼。
与本作风格相符的创作还会有藏於大都会博物院的马远《月下赏梅图》(纵25分米,横26分米,绢本设色卡塔尔(قطر‎团扇,之上相像描绘山之一角水之一涯,画面上留出大幅度留白以崛起小说的诗意核心,以大斧劈皴法画山石,画树干瘦硬如屈铁,但刚健中有和平,笔法豪放而严慎。
又有马远《山径春行图》(现藏新竹紫禁城文物馆卡塔尔,此图亦取边角之构图,绘山间春色。近处斜伸出一株古树,苍贫乏枝,以秃笔浓墨,以时有断续的战笔勾画出的枝条,更显枯硬,有一高士抚须立江岸边远眺。与本图比较,可以预知两图宿州石皴法极为相同,用笔豪放简率。马远笔头下多作像此两图中的文章巨公、渔樵、农夫等人物形象,各中人物神态气韵也同等高妙,闲趣轩昂,神气盎然。从今以后三作中可以见到马远山水画画风,既‘简’又‘刚’。
本作经近代老品牌收藏者史德匿之手,被鉴藏大家顾洛阜、王季迁等有名的人先後递藏,弥足珍爱。在王季迁家中收藏时,启功、谢稚柳、杨仁恺、刘九庵等都赏识过,啧啧赞奇,击节称赏。
《高士携鹤图》为史德匿旧藏。史德匿曾经负担职於法国巴黎海关古物出口检查部,经手珍品颇多,那个时候其珍藏的一齐有十六页宋人扇画,包蕴明日收藏在大都会博物院的梁楷《泽畔行吟图》、马远《月下赏梅图》、马远《高士观瀑图》,收藏在德班雕塑馆的马远《松荫观鹿图》等,此二图页《高士携鹤图》与《松岩观瀑图》即为此中之二。
其後,那个宋人册页的一些经史德匿分别转入近代享誉鉴收藏人顾洛阜、王季迁之手。顾洛阜(一九一三-一九九零卡塔尔(قطر‎是近代上帝最要紧的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书法和绘画收收藏家,著有《U.S.A.顾洛阜藏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历代书法和绘画名迹精选》,他的超越1/4藏品,如马远的《月夜红绿梅图》都在其老年转入大都会博物院。
本图页为是旅居London的有名收藏者王季迁之旧藏,画後钤有白文方印‘季迁心赏’。王季迁於一九〇五年落榜於云南武汉,他家门中珍藏颇丰,并先後师从结识了吴湖帆、大千居士等书法和绘画推断家,为他成为一级鉴收藏人打下牢固的根底。1934年是,王氏获选为紫禁城博物院赴London展览的审批委员,不仅仅得见许多贵重的北宋字画,也还要创制了他在中外书法和绘画鉴藏界的身价。
南齐山水书法大师受大顺‘艺术学’的影响,以抒情的思绪来显示幽美、清幽的自然意况,以笔画诗。马远摄影中传言出的抒情性有非常深厚的画情诗意,追求细节和诗意。他创作中‘空白’的章程成分对小说意境的营造特别首要。这种‘虚实相生,无画处皆为妙境’的艺术效果相符了苏仙诗画同律的见地。吴其贞《书法和绘画记》谓其:‘画法高简,易趣有余’。
南宋曹昭《格古要论》有言:‘或峭峰直上而不见其顶,或绝壁之下而不见其脚,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,或孤舟泛月而一个人独坐。’那诚然是马远山水画的根本特色,也是他艺术手腕高明独特之处。
马远之山水对後世影响颇大,不独有及时的音乐大师直接师承马远,正是在北周绘画界极力批驳师学马、夏时,孙君泽、张观、张远等巨星仍立追其迹,更在北宋被浙派使好的作风获得发展,可知马远对总体山水画学史的主要影响,他的‘角隅山水’到现在仍充满活力,熠熠生辉。